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盈余激励管理的方式来“揠苗助长”企业绩效
发布日期:2012-04-18    标签:股权激励,股权激励咨询
     股权激励在激励高管层提升业绩方面的确作用不小,在实施股权激励的上市公司中,高管层为达到行权条件,表现出惊人的一致,纷纷采用各种盈余管理的方式来“揠苗助长”企业绩效。

     当前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大部分是设定业绩指标进行考核,当公司经营业绩达到行权标准后方可行权。这样的激励方案刺激了被授予方努力“提升”业绩,以求获受股权。费用作为企业经营业绩的扣减项,它的降低将会有助于业绩提升目标的实现,使得人为削减费用迎合行权标准成了可选盈余管理策略。中兴通讯自2006年实施股权激励后,连续数年收入大幅增长,增长率接近160%,然而,公司费用占收入比例却在不断地下降,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从2007年起较2006年逐步降低,到2009年分别降低了1%之多。这一反常的现象不得不让人怀疑其通过费用进行了盈余管理。

   实施股权激励的公司有动机操纵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往往会在实施前一年大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在以后年度进行转回(仅限流动性资产减值)或是少计提,以达到平滑利润,达到股权激励所设定的业绩标准。

   重组变脸。上市公司可以通过股份转让、资产置换、对外转让资产、对外收购兼并等手段调整公司的经营业绩。企业可能在实施股权激励之前进行大量的资产购置或更新,以期在日后尽量做到少支出、多利润。上市公司抑或在股权激励计划实施之后,通过资产的转让或处置,剥离不良资产,进行相关资产置换等取得关联方优质资产,避免经营不良资产产生的损失或亏损。

   股权激励与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程度密切相关:激励数量多盈余管理幅度大;行权限制期短盈余管理冲动更强烈;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的程度超过非国有上市公司,当然激励的效果更弱;市场化程度高的地区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程度比其他地区更低一些。股权激励咨询的作用由此扭曲异化,尤其对国有 控股上市公司来说,在公司治理和监管仍不健全的情况下,制度套利成为高管自利的“理性选择”。

   会计政策选择。由于存在信息不对称,以及企业往往进行选择性信息披露,致使外部利益相关者很难知道企业适用哪种会计政策或估计是正确的,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利益来选择会计政策,做出“合理”估计。一般通过变更折旧方法和折旧年限、变更存货计价方法、变更坏账准备计提方法和变更长期股权激励投资的核算方法等手段来进行盈余管理。